中心首页
首页  |  认识艾滋病  |  艾滋病新闻  |  艾滋病政策  |  性与艾滋  |  艾滋儿童  |  恐艾症  |  专家答疑  |  艾滋病预防  |  志愿服务
站内搜索: 高级>>  
艾滋病
热门关注
当前位置:首页 > 特色专栏 > 艾滋病 > 恐艾症 > 正文

HIV出现和AIDS流行的理论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2-12-17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尽管HIV-1在人群中传播和出现的确切时间还不确定,人们最近提出两种假说来解释HIV的突然出现和过去30年HIV-1、HIV-2的流行。一个是由Edward Hooper提出的,认为在非洲培养口服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的黑猩猩肾细胞被SIVcpz毒株污染。然后在非洲的许多地区,该病毒通过直接传递,或与其他不同黑猩猩分离株重组后感染服用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者。

 

20世纪50年代,人口服减毒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的接受者与HIV-1在非洲几个区域的爆发流行有关。然而,在几个口服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的瓶中尚未找到黑猩猩的病毒DNA证据。另外,SIVcpz不能在人肾脏细胞中很好地生长。在口服接种疫苗的过程中,口腔中抗HIV的天然物质似乎也可以有效阻止SIVcpz毒株的传播,但该假说不能解释HIV-2的出现。

 

另一个观点是由Preston Marx和同事及一些人提出的,他们认为随着过去60年里针头注射器的使用,使得这个很可能在非洲人群中存在很久的病毒得到广泛传播。他们认为森林的开采和狩猎活动的增加提高了人类暴露SIV的机会。因而,在后殖民地的非洲,不安全的注射和输血使转移到人的SIV毒株通过一系列途径,包括重组,在人群中适应下来,并且在非洲HIV血清阳性与接受医疗注射有密切的关系。

 

这种病毒转移的方式可以部分解释HIV-2的出现,由于它与猴SIV的相似性也提示可能出现偶然转移和人类感染SIV,并且针头注射器有利于其传播。然而,非洲AIDS病例的分布并不一定与针头注射器使用有关。另一种还未完全探究的可能性是全世界范围的对天花的免疫,可能通过污染了的注射材料传播该病毒。再者,这些疫苗使用的时间段对于解释AIDS的流行似乎太短了。

重庆市卫生局 重庆市第三人民医院 重庆大坪医院 西南医院 新桥医院 重医附一院 重医附二院 重庆儿童医院 重庆市医学会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
重庆市江北区中医院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中国红十字会 中华医学会 中国医师协会 中华预防医学会 重庆市九龙坡区中医院
重庆市公共卫生医疗救治中心 重庆市结核病治疗中心 重庆市传染病医院 版权所有 渝ICP备06070925号
中心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小龙坎黄桷弯一号 (门诊部) 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保育路109号 (基地)
咨询热线:(023)65501234 (023)65505999 (023)65502888
本站所有资料不能作为诊疗及医疗依据 技术支持:讯迈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