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特色专栏 > 艾滋病 > 性与艾滋 >

遏制艾滋病要关注“男男”

— 2017-11-28 —浏览:

近年来,张北川医生两次对同性爱人群进行调查,发现艾滋病在这一人群中的流行正在失控。严格说来,事情并不是发生在同性爱人群中,而是发生在“男男”中。什么是“男男”呢?正如张医生科研报告的题目所示,“男男”就是“与男人有性关系的男人”的简称。为了话语的方便,把这10个字的科研术语简称为“男男”,是很有必要的。

 

“男男”一词与“同性爱”一样,根据语境的不同,既可指“男男者”,又可指“男男行为”或“男男问题”。它涉及的不但包括男同性爱者、男双性爱者,而且还包括时有卷入的男异性爱者。此外,“男男问题”还常牵连到“男女问题”。例如,大量被迫结婚的男同性爱者所产生的“男女”问题,就颇具中国特色。

  

可见,“男男”一词的涵盖范围虽然更宽泛,但其涉及的问题却更实际。它淡化了性取向的二元、三元或多元对立,直奔控制性病艾滋病的主题。

  

“男男”问题之所以被推到遏制艾滋病的风口浪尖上,不外乎生 理、心理、伦理三大方面的特点。

  

一、生理上,男性之间粘膜对粘膜的频繁操作(粘粘性交)使病毒长驱直入。尤其是薄嫩而紧缩的肛门直肠粘膜,比阴道和口腔粘膜更易受伤。

  

二、心理上,男男者难得有固定的性伴,连临时的性伴也不易找到。性欲的煎熬使他们“饥不择食”,既来不及仔细择友,更来不及采取保护措施。加上性伴的频频更替,加大了传播和被传播的危险性。

  

三、伦理上,男男关系被认为是一种性异端,在对各种性异端都“打杀勿论”的氛围里,男男问题深藏地下,难以解剖疗治。

  

我想,如果性伦理上宽松一些,性心理上自由一些,性生理上保护一些,艾滋病流行的势头也许会减弱“三些”(一大些)。

  

先说性伦理上的宽松。

 

对艾滋病的遏制本来是有些可行的办法的,但都因传统的性伦理 观念而难以推行。例如:人们羞于谈论戴安全套,更不用说去商店购买;人们把“皮皮性交”看作是诲淫诲盗,更不用说传授操作;人们把人工性具看成是犯罪淫具,更不用说销售使用。在道学先生的心目中,谁要提倡这些东西,就是教唆犯、猎艳者、“不正经”,把好端端的防病手段一概否定。其实,在谈性色变、见性喊打的社会里,不 论你提倡点什么与性有关的事,总会有伪善者跳出来说三道四,自己如猛虎挡道,却说别人是色狼。

  

传统的、腐朽的性伦理观念给恋爱、婚姻、家庭带来的性苦难如 同苦海无边,艾滋病引起的性苦难只不过是最近的一场风暴。但是,也幸有艾滋病的流行才迫使人们认真考虑应该怎样科学地研究性伦理问题、提高人们的性生活质量。

 

五四运动和新中国诞生,对于传统的性伦理道德虽有撼动,但陈腐的、集体无意识的性观念仍然在人们的头脑里根深蒂固。什么才是社会主义的性伦理道德?什么是传统性道德的糟粕与精华?对于这类问题只有流行的、顺口而出的套话,没有经过科学的严密思考的答案。 例如,有的人一听见某些“敏感”的性“问题”,就会以最快的速度、以卫道士的形像跳起来,冒充说某某主义不允许这样那样。其实恰恰相反,有书为证,那就是《共产党宣言》和《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你只要坐下来认真地读完一遍,就不会再跳了。当然,读书应该联系实际,应该深入了解大众的性疾苦。例如,你可以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来仔细研究一下,从而得出科学的结论,就不会再拉大旗做虎皮了。为了遏制艾滋病、为了提高人们的性生活质量,给人们一 个科学、自由、宽松、健康的性环境,自然科学家们、社会科学家们应该给出一个认真而科学的说法。

 

性欲是性心理的本质属性。“一日三餐、三日一性”,食、色乃人之本性。人类的性活动无非是在性欲的促使下进行“交往”、“磨擦”,最终达到欢快的泄欲高潮。人类的食谱多样,人人乐道,而人 类的性谱多元却少有人知。例如,人类的性恋对象(性取向)有同性爱、异性爱以及介乎二者之间不同倾向度的双性爱;人类性欲发作的频度和强度(性度)、有大小强弱之分;人类性伴的更替频度也有固守单一、白头偕老或见异思迁、水性杨花之别;人类性理智对性感情的控制能力也高低有别;人类的性交操作方式更是五花八门,各有所好。 总之,人类的“性杂食”、“性多元”本性毫不亚于饮食。这如同采花的“蝴蝶”,本来可以在色彩斑斓的性心理世界中自由飞翔(实际上每个人的心中都在“飞翔”),但是性伦理却只允许在特定的年龄时段、在特定的“花丛”之中、去采特定的“一枝花”,而且只允许在结婚之后用插入性交(性交)这一特定方式付诸行动。

  

人是有理智、讲伦理的动物,必须遵守合理的性伦理要求,否则人与禽兽无异,社会无以存在。但是腐朽的性伦理要求,又使人们沦 禽兽、甚或不及。众多的性苦难无非是多元的性心理欲求和严酷的性伦理限制相互撞击的恶果。为了适应当前不尽如意的性伦理环境、缓解性心理的巨大压抑、减少艾滋病流行的风险,有一个值得提倡的方法,就是使用人工性具。

  

多年实践证明,人工性具是最安全的泄欲工具,其满足性欲的能力往往不亚于肉体、甚至大为超过,令某些人爱不释手、乐不思蜀。 它的卫生要求只不过如碗筷一样,用前用后清洗消毒即可。人造性具, 大的如橡皮人,小的如男女生殖器,不但可以在家中私藏使用,也可开店推广,只要没有“猛虎”把门即可。可以设想,在各个娱乐城、桑拿浴池里开辟人工性具的项目,如果它们顾客盈门,达到餐饮店的水平,也许艾滋病就会有所遏制了,如果你摇头,或许你的头脑里也有“老虎”吧!现代社会使用了无数高精尖的代眼代耳代鼻代口代手 足的工具,却容不下一个小小的代性性具跻身其中,何其厚此而薄彼也!(我又摸老虎的屁股了)   还有一个人们常提到的防护办法就是安全套。它既可挡住生命(避孕)又可保卫生命(防病)。它虽值得提倡,但也有其不方便、 不易得、不如意、不全面、不安全的一面。这就像为了防止乙肝,在我国推行了数10年的分餐制,至今仍限于高级宾馆和大型宴会才能实行。此外,张北川医生的《妓女调查》和《男男调查》中也反映了安 全套的使用率不容乐观。但在性交时安全套仍然是有胜于无,其防护之功不可没。当前,“安全套”三个字已经可以在媒体上公开使用了, 但也只是点到为止。而“人工性具”或“皮皮性交”这几个字能否抛 头露面,尚未可知。对于预防艾滋病流行,媒体大都说到“加强教育” 四个字为止,究竟由谁来教,怎样教,教什么、教给谁就没有下文了, 为什么?叫“猛虎”吓回去了。
 

       另一个从生理上防护艾滋病毒感染的好办法是“皮皮性交”。皮 肤比粘膜坚韧厚实得多,其抗病入侵的能力也强大得多。性交时如果 避开粘膜对粘膜(粘粘)的接触,只进行皮肤对皮肤(皮皮)或皮肤对粘膜(皮粘)的接触,辅之以性交后清洗,就会安全得多。可惜的是,提倡者一旦讲到具体操作,就成了“色狼”。其实,把人们从粘粘性交 中解脱出来,不但场地开阔,而且愉快无穷。既可提高性生活质量, 又可防止性病传播,一箭双雕,何乐不为!“盲人骑瞎马”式的“粘粘性交”不但乐趣小,而且很危险(或能致孕,或能染病)。本人作为男男,年近七十而一生未婚,从来以“皮皮”泄欲,常得高潮。从未进行过“粘粘性交”,性生活安全愉快。但曾有卫道者们藉此为柄,上告惹事,以谋私利。幸有众多明达之士助我挺了过来,没有自杀。 可见“猛虎”比“色狼”可怕得多(回想起来惊心动魄)。

    要赶走“猛虎”不只是为了关注“男男”或艾滋病的预防,而是在更广、更深的范围里关注人民的性生活质量,不能只顾“食”而不 顾“色”。“驱虎”虽很艰难,但有两大利器可供使用。一是《共产党宣言》等理论著作已如前述。要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为什么不联系中国当前的性实际来讲学一番呢?一是关心民瘼,深入研究群众中亟待解脱的性疾苦,进行实事求是的社会实践。只有拿出更高一层的理论武器和更深一层的实践武器,才能从根本上揭去“虎皮”, 显出“纸老虎”的真面目。

   总之,男男问题涉及性生理、性心理、性伦理三大方面,如果能在现代性学的指引下,先解决头脑中的“猛虎”和“色狼”问题,遏制艾滋病的流行可能会顺利得多。

   【说明】本文作者,男男,皮肤性病学教授。本文原载张北川负责编辑的《香山科学会议·遏制中国艾滋病流行策略》研讨会参会文集。 本次刊出时个别文字有改动。

文章精选

他们是怎样感

遏制艾滋病要

流动人口将印

艾滋病性交传

重庆市公共卫生医疗救治中心 重庆市结核病治疗中心 重庆市传染病医院 版权所有

中心地址: 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保育路109号(歌乐山院区)
                  重庆市沙坪坝区小龙坎黄桷湾1号 (平顶山院区)

本站所有资料不能作为诊疗及医疗依据 技术支持:城银科技

渝ICP备06070925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602500355号

咨询热线

(023)65503604

患者满意度调查

员工满意度调查

医院官方微信

医院官方微博